bokee.net

首席执行官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女人与服装的恩怨情仇

1,一位学者曾说:“若干年后即使地球上没有了文字,只要妇女的服装还在,就可以发现那个时代的特征。”服装的时代特征是学者研究的范畴。作为寻常女性,则可以从服装读懂她的内心世界与生命特征。
    少女天真烂漫,一件妈妈亲手做的小花褂,一双姥姥做的绣花鞋就足可以满足,骄傲的走在大街上,感觉自己很大,世界很小。少女对世界的渴望不就是一件向往已久的花裙子或一双漂亮的红皮鞋吗?人生的重负还没有降临,世事的风雨尚未洒落,少女身上包着层层蓑衣的“笋”,快乐无忧。
    女大十八变,变成花儿样的姑娘,情窦初开了,有了明明暗暗的心事,有了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惊喜与满腹心事无人诉的惆怅。然而姑娘是矜持的,不管内心多么火势,仍用一层自尊的服装保存着。所以姑娘的衣着简单朴素,“出水芙蓉”就是以华丽的青春作底的。
    经过了恋爱的洗礼,女人踏上了婚姻的红地毯,走到了一生的极点。从此,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仙子”变成了掌管柴米油盐的良妇;十月怀胎,重心从丈夫又转到了孩子身上,女性再无暇花半个小时梳妆,于周末逛时装店。婴儿的啼哭与尿布将日子填塞得严严实实。虽然有诗人赞美哺乳时的女人是最美的,但实际上这时是最无华彩的,衣衫粗陋,蓬头垢面。男人横看竖看,女人都不是求婚时那令人砰然心动的“凌波仙子”,若再不识相罗嗦地给婴儿喂奶换尿布,自然免不了厉言厉色,兵刃相见,所以此时争吵最多,感情最少。
    终于孩子几岁了,女人可是松了一口气,脱去没有款式的衣裳,恰起旧日春衫,却已是三围变样,于是便把少女梦收起,但还要对付每天的工作和繁琐的家事,女人吸了口气,穿起了往日最不屑一顾和无个性的套装,开始了单位、家庭、学校、市场这“四点一线”的漫长奔波。只有周末假日,才能换上露肩装、修身长裙,放松郁闷已久的心情。
    等到孩子长大离巢而去,女人回首自顾,蓦然惊觉已是腰身臃肿、红颜不再,这才追悔莫及,穿起了大红的衣衫,想要追回渐逝的岁月,可惜已是夕阳无限好。
    女人,尤其是贤妻良母,应该对自己有更多的一些珍爱,切莫负了如花似玉的流水年华。

2,女人的衣柜总是大于男人的衣柜。散发着樟脑香味的空间里,各种款式,各种色彩,各种季节。服装代表着女人成长的经历,正如一件红色新娘装永远是少妇与少女的分水岭一样。
  然而,我们却常常找不到一两件属于自己的真爱。尽管衣柜里已经爆满,我们仍旧总是为某个时刻某种场合穿怎样的服装而困惑忧虑。
  没有谁能把服装的风骚占尽,“钟点更衣”的奢侈只在安徒生的童话故事里才有。然而女人天生对服装着魔,即使是贫穷的灰姑娘也自有爱美的方式与机遇。女人是借形式表达内容的天才。于是,商人们瞄准市场,挖空心思。市场上女人的服装琳琅满目,泛滥成灾。长没脚踝,短过膝盖,厚比蓑衣,薄如蝉翼,给世界增色,让男人神魂颠倒。
  所以,女人总是在购买,总是在猎取。哪怕衣柜里的容量已频频告急。我们往往果断地掏出钱付给店主,便迫不及待地把新衣套在身上。我们潇洒地把旧衣装进新服装袋,甚至在还未走出店门时,便把一双旧鞋扔掉。
  购买,有时并不因为需要。购买的理由很简单,时间长,样式旧,有时甚至就因为不太喜欢——即便它大小合身,颜色也不张扬。那些衬衣、呢子、羊毛衫都在过去的某一段时间,某一个日子让我们怦然心动,向往不已。我们眼馋的目光曾紧盯着它们挪不开步子,有时因为囊中羞涩时隔很久也要再去寻觅并了却情缘,甚至穿着它走上大街巴不得所有的人都知道它是新的。
  我们总是在容纳。容纳使我们臃肿而笨重。我们善于接纳新的,却疏于整理旧的。有时我们刚刚购买便后悔不迭,不想再穿。我们把它悬挂于衣柜的某一个角落,即便偶尔有穿的冲动,也只会把它套在身上试试镜头便重新脱下。我们往往把一件不合适的衣服束之高阁,打入冷宫或当作慈善品,也想不到去修改弥补,正如裁缝宁愿做一件新衣也不肯改制一件成品一样。
  我们的感情就如这服装的遭遇,随着潮流一茬一茬地变换更新。有时激情刚刚过去,还未能冷却,我们便会为新的诱惑所吸引。我们对爱情如对服装总有一种永远的饥饿,我们抹掉过去常如换一件新衣般毫无理由,毫无痕迹。没有静止的爱情,爱情是女人衣柜里的珍藏,一段时间一种内容。它丰富多彩,让女人容光焕发。尽管如此,很多女人仍会在购买与猎取时因眼力不佳,丢掉西瓜捡了芝麻。直至她们从虚假的快乐中清醒过来,才大呼上当。她们才发觉,追求未必就是一种美德。
  正如服装也须敝帚自珍一样,对于爱情,我们更要珍爱。因此,我们要减少浪费,学会改进。我们要像节省而心灵手巧的农妇,把旧呢子改成夹衣,或在衬衣的磨损处补织两朵玫瑰,即使简朴却有新意,而且趣味盎然。

3,女人服装与性格"息息相关"

  新加坡的美学和心理学家合作进行的一项调查表明,女性对服装颜色的偏爱与她们的性格"息息相关"。  

  偏爱黑色服装的妇女在生活中往往表现出异常强烈的独立性,她们富于主见,善于克制,自我保护意识较强,但表情往往冷峻,内心深处常常潜伏著很强烈的孤独感。

  喜欢白色服装的女性往往对各种缤纷的色彩已感厌倦,正处在新的自我探索或正在适应新的环境,善解人意是这类女性性格上最明显的特点。

  喜欢穿红色服装的女性大多有积极的人生观和豁达的处世哲学,她们性格外向、活泼、坦率、真诚。

  女性喜欢黄色服装往往是"人缘好"的代名词。这类女性喜欢交朋友、善于表达内心的喜怒哀乐,最容易使人产生信任感和亲切感。

  身著蓝色装的妇女则是"才女"的象征。她们的头脑充满智慧,具有较强的决策能力,擅长逻辑推理,责任心很强,但有时却又因自我意识太强而使旁人敬而远之。这类女性尽管聪明,可朋友却远远比爱穿黄色衣服的女性少得多。

  喜欢粉红色服装的女性处世细腻,富于同情心,关心他人无微不至,性格温柔。但容易偏听偏信则是她们的性格弱点。

  钟情紫色服装的女性对自己和别人要求都很严,她看人直觉敏锐、准确,也颇有组织能力。

  女性偏好灰色服装意味著她们的生活态度往往十分被动,培养开朗的性格是克服这种"性格弱点"的良方。

  对棕色服装有偏爱的女性最讨大厌华而不实,花里胡哨,这些女性观念保守,也不愿向别人显露自身的真实感受。

  喜欢绿装的女人也许是最快乐的女人,她们往往充满蓬勃向上的活力,朋友很多,也能愉快地面对挫折和困境。




女人穿衣显"性"格

  不少男士都曾经遇过以下问题:就是眼前的美女究竟是圣女贞德,还是密实姑娘假正经。由于对女方的真“性”情没法把握,不过各位男士如今不用再为此烦恼,因为现在已有一套方法,就是看她们穿什么衣着,就知道她们是那一种“性”格。

  最近,有性心理学家以东方女性作为研究对象,看她们穿什么衣着,继而询问她们的性爱好,结果得出了一套“看衣着知性向”的结论,并归纳成六大类型:

  喜穿丝质衣物——诱惑型

  由于丝质衣物极度柔软,没有出众身材,根本没法子穿得好看,所以这类女性对自己身体是充满自信,同时亦希望得到男士的注意。

  事实上这种丝质衣物,令女方身体有若隐若现的效果,所以会激起男性的冲动。因此爱穿丝质衣物的女人,潜意识中都希望征服男性,并热情大胆。

  喜穿白色棉质衣——健康型

  此类女性属于活泼可人儿,喜欢追求阳光般的生活,自我期望颇高,而对于另一半也期望他是个率性洒脱、积极向上的男子,渴望拥有一份踏实稳定的爱。

  因为她们容易爱得深,于是对男人抓得更紧。

  喜穿印花图案衣——可爱型

  此类型女子较缺乏主见,对爱情或性爱都抱着又期待又怕爱伤害的心理,不敢随便尝试,凡事均点到为止,十分保守。但是若遇到伴侣主动和强烈要求时,则可能引爆热烈的响应,但事后又后悔自责不已。

  喜穿粉色系列衣——浪漫型

  温柔甜美又讨人喜欢是此类型女人共通的表现,对性爱充满着罗曼蒂克的幻想和害羞保守的矜持,喜欢温柔的情话和甜甜的亲吻。她们期待英俊的白马王子来临与自己浪漫的享受一切。所以,若阁下是急色鬼,请别碰她们,因会落得被骂得灰头土脸的下场。

  喜穿艳色系列衣——主动型

  此类女子在潜意识中都不自觉的喜欢采取主动,期待引导对方走进自己的心理或身体。

  干脆、大方、爽快是此种女子的共通点。

  喜穿宽大衣衫——平淡型

  此类女子对性爱缺乏兴趣,对伴侣也没有要求,缺乏浪漫感。
4,先描述一下这本书的读前和读后感:我是在一阵拉链哔剥声的幻听中打开它的,急急忙忙,像是撞到一场艳遇。结束之后,我不知道要不要继续这种兴奋,因为它给我的东西比意料中多多了———你当然可以画出你的荷尔蒙曲线图,但这不够,你总觉得除了兴奋,还得再干点什么严肃的。有意味的书往往如此。

  《开花的身体》是一部服装的罗曼史。跟“史”字牵连的书,往往首先把常规趣味树为大敌,面目可厌者多。这是高自标志者的老毛病,仿佛不对大众板起面孔就算不上有学问。另一种以“罗曼史”标榜或立意的书,十有八九是水货,既不“罗曼”也不“史”,看了让人大呼上当。上列两类“史”书充斥着目前的市场,不是偏干就是偏湿;不是进入太过困难,就是因智力上毫无阻碍而索然无味,读者早已不再买账。相形之下,《开花的身体》货真价实和有意思多了:它内容丰实,角度刁钻,而且,它的打扮也跟书名承诺的一样,同时还媚态可掬,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兴致勃勃的?

  作者罗玛说:“或许只有回到裸体时代,我们才能真正领略服装的意味:那只是延宕在人类文明史中的性游戏,它被一种叫做审美的东西不断刺激着,变化在遮掩与裸露之间,并在这半遮半掩中,完成对身体的色情想象。”可谓一语中的。《开花的身体》正是在这样的坐标中构建和展开的:一条是肉身的纬线,一条是审美的经线,一虚一实,一暗一明,各种力量就在这两条线索界定的战场中争夺对肉体的自主权,一直斗到今天。这两条线索的交点当然可以追溯到人类的远古,但罗玛无意从源头上开始她的梳理,她把20世纪初作为基准,摆幅则从16世纪到现在。这样的裁剪想必是作者的用心:她既不想沿袭经院惯用的俯瞰人类的宏大视野,也不想沾染时下通行的热衷提供“指南”的浅薄趣味;她要的是既“史”而又“罗曼”———文艺复兴之前,意识形态的钳制广大深切,服装大体上偏于实用,身体当然谈不上“开花”,因而不在本书的“分内”。之后的几百年,服装的花样经翻新了不少,但万变不离其宗:充当审美的虐恋工具,把女人的身体变成大写和粗体的S形。罗玛只在前两章迅速地解决了它。她实际上是从世界大战这一特殊的切口真正开始本书的,在炮火中谈论服装的罗曼史,这在所有相关书籍中大约算得上异数。

  战争不仅让女人走开,而且让她们奔跑:“由于炮火的提醒,女人们终于发现鞋子除了装饰以外,还可以用来奔跑,所以当战争的硝烟散尽,一种系带的高统靴开始流行起来。”战争,或者说战争中的奔跑让人类服装史来了个急转身,延续了几个世纪的审美突然之间失效了:丰乳、细腰、肥臀、红脸蛋,这些明显不利于奔跑或者反映奔跑不力的东西,都成了过时货,新兴审美已经不再理会它们了;服装的新宠是瘦削的身材、棕褐色的皮肤、平坦的乳房、男孩一样的短发,于是,女人们“不约而同地冲向丈夫或情人的衣橱”。

  女人的男性化或中性化着装,如今已经不能大惊小怪了,但在当时,这样的反串风尚可谓破天荒第一遭,它不仅因此造就了一大批天才设计师,还推动了妇女解放运动达到新高潮。所谓妇女解放运动,就身体与服装的关系来看,是女人们为了让自己再少穿一点的拉帮结伙,但那一次似乎不一样,她们争先恐后的是把丰乳、肥臀和细腰遮掩起来。———罗玛接下去的叙述表明,那完全是时势造成的矫枉过正,她们很快又开始回到裸露的老路上,开始在嘴上涂口红,往身上喷香水和佩带各种饰物,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二战后席卷的军装风尚的性质这时候就看得比较清楚了,它同一战流行的男装女穿一样,撇开时局的限制,无非是延宕在遮掩与裸露之间的一场文明史中的性游戏。其中,肉身的纬线始终是一条解读服装史的强有力的线索,是服装首先遵循的不二法则,而审美经线的作用则是不让人们直接“天体”示人,以保持色情想象。两者的同谋关系一目了然。通过论述两次世界大战在服饰上的投射,罗玛实际上已经揭示了服装的本质:审美名义下的性道具。

  《开花的身体》在结构上是花束状的,此前的几章可看作根茎,战后的十数章更是它异彩纷呈的展现,分别从权力、名流、媒体、艺术潮流、成衣时代及服装配件的流变和发展等等角度构成了一个个小系统,这些章节之间相互应答,共同推进到今天———既是“史”,当然不必承担预言的责任,但如果罗玛肯加入一点狂想的成分,会特别的激动人心:难道你不想知道将来,足够远的将来,异性身上的布片到底还有没有,有多少,被运用在哪里吗?———在这些章节中,罗玛除了秘密地论证她的服装本质,推算出它的潮流周期外,她还有若干张王牌保证了该书的趣味:你可以了解到几乎一切服装及相关品牌的典故;也可以发现大量名流佚事及跟服装的纠缠关系;当然也能通过随处遍布的关于设计和搭配的见解,获得必要的审美启蒙;不少于200幅的各类图片妖气扑鼻,无论作为鉴赏还是他用,想必男女读者均有兴趣。等等。

  还须拎出来单说的是罗玛的文字。如果一个女人在文字上尖酸刻薄不算少见的话,那么,在大放冷枪的同时还能让人发笑的,肯定是为数不多。如果出于自尊心你仍然不肯许之于智慧,我想你总该不吝聪明之类的赞美吧?罗玛的文字即是如此,准确、简洁,像个优秀而漫不经心的射手,除了必打的靶子之外,她还经常放几颗流弹,命中一些出其不意的东西。作为读者,我想这也是我的一个快感来源。只有书的最后一章,《裘皮的意味》在文字和风格上与全书大异其趣:裘皮获取的背后是动物的被大量虐杀,服装在人文的意义上得到观照。并由此推及“人类的第一件衣服”的诞生,在全书的结构上划了个完美的圆。

5, 现在大家都说品牌,我也跟着起哄,和大家一起侃一下品牌,在这里我不说概念性的东西,只说一说品牌和人的关系。我们知道,产品有利益,品牌也有利益,企业做出产品来是为了赚取产品的利润,而企业做出品牌来也是为了赚取品牌所带来的利润。产品是制造出来的,而品牌是塑造出来的,也就是说,产品生产出来很快,而品牌塑造需要一定的时间。  
  联系到品牌与人的关系,我们也能够看到,人本身就是产品,这个产品是爹妈给的,好坏就是他了,该是美人坯子就是美人,该是帅哥的材料也是先天注定的,而品牌可就是后天培养的了。每个人最后的品牌结果都不一样,和他们所生活及成长的环境有很大的区别,和他们为这个品牌结果所付出的培养费用和时间也有很大的关系。一个人在走向天堂之前,品牌都在培养,只有盖棺才能定论,在人的一生中,品牌有很多阶段性的结果。中学可能是个三好生,但不要一定大学就是一定是个高才生,大学是个高才生,不一定走入社会就一定是个人才,而走入社会之后还会有很多阶段性的结果,所以说品牌随时随地都在塑造着。  

  我上面谈了人的品牌是后天培养的,可我在这里并不是在这个话题里延伸,而是告诉大家,品牌和人的关系有阶段性和时间性的情感结果,目的也是要说明人之间的品牌认知和好感关系。  

  男人和女人的品牌观  

  男人是个产品,女人也是个产品,他们的利益是相对于对方而产生的,男人做品牌是为了两个目的,一个是事业,一个是生活;而女人在现在的社会价值观下,更多的是为了生活。所以,男人选择女人主要看产品,而女人选择男人更多的注重品牌,也有一些更关注事业的男人违心的选择女人这个品牌,而不选择女人这个产品。  

  对产品来说,可以一见钟情,对品牌而言需要时间的认知和了解。所以,男人看到漂亮的女人可以忽视其品牌的弱点,而迅速的产生好感,而女人对男人需要通过长时间的认知和了解,才能对这个男人产生信任和好感。如果这个男人已经是一个社会认知的品牌,女人也一定会在短时间内产生信任和好感。  

  我们说产品是基础,品牌是建立在这个产品的基础上的一个虚幻的情感利益,所以说产品是实实在在的,而品牌是心灵的一个欲望。男人心灵的欲望是得到产品之后的满足,而女人心灵的欲望并不是简简单单的产品利益。所以说,男人追求产品的时候更理性,而女人追求品牌的时候更感性。对于女人来说,越年轻产品越好,对于男人来说越成熟品牌越好。我们现在看到的一些社会现象,就是这种产品和品牌利益需求的真实体现。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需要用时间塑造自身的品牌,塑造的时间要越长,品牌的沉淀和积累也就越雄厚。对于女人来说,年轻的时候产品是最好的,随着岁月的流逝,她们为了维持自身产品的品质,需要通过美容进行保养。男人为了体现自身的品牌,会用一些名牌的服饰把自身从外表上装饰的像一个品牌产品,而女人为了体现产品也会用一些美容用品和一些时装把自己打扮的符合时代对产品的需要。  

  卖产品是短期的,卖品牌是长久的  



  人的一生不是寄托在产品身上,而是品牌身上。任何一个产品不做品牌,只能是获得短期的利益,一个男人不做自身的品牌,产品的利益维持不了长久,一个女人不做品牌也维持不了长久。对于男人的品牌来说,要根据自身的特点寻找可以发展的机会,树立一个属于自身品牌,一个女人也要根据自身的特点塑造自身的品牌。男人的品牌更多的是产品以外的利益,而女人的品牌是包裹在产品身上的利益。  

  如何看待产品以外的利益和产品中的利益呢?比如说,男人这个产品利益,对于女人来说没有达到100%的满足,但是这个男人的其他利益确可以弥补其产品利益的不足,这个时候,这个男人就会利用其他的利益添加到产品利益当中。在营销行为当中,就是增加一个产品卖点。例如:一个产品品质不是很好的男人,但是他很有钱,这个钱可以增加这个男人的产品利益,如果他有一个很好的家庭背景,也可以增加他的产品利益,这些都是产品以外的利益。而女人则不同,女人的产品品质如果不是很好,她就需要用气质、修养、德行来弥补这些产品的不足。所以,男人完善产品的时候靠的是产品增加卖点,而女人完善产品的时候靠的是产品的品质提升。  


  男人卖产品以外的利益,我们管他叫促销。因为促销是要增加产品以外的利益以便满足消费者的需求,这种需求不全是产品本身带来的,还有产品以外的利益组合。而女人卖产品以内的利益是靠服务,增加产品内涵的东西,以让消费者得到满足。对于男人来说,促销是短期行为,它只能满足阶段性利益,不能维持长久,因为长久的促销一定会损害品牌,原因很简单,就是品牌是建立在产品概念基础上的一个情感幽灵,而促销本身增加产品利益的同时改变了产品本身的概念,也就是品牌基础被改变了,所以,品牌是没有的。我们经常看到的一个广告“脑白金”就是一个例证。它的产品概念是一个保健品,而它却宣传自己是礼品,这个礼品就是产品的卖点,长期做这个卖点就等于是“耕别人的地,荒自己的田”。他和消费者是夫妻关系,他的品牌概念是丈夫,而不是情人。所以,他长时间的做情人一定会失去自己是个丈夫这个品牌。所以我们说,卖点应该是短期的,是维持产品需要的,而不是满足品牌的需求和欲望的。对于女人来说,维持产品的是服务,而服务本身并不是我们想象的售后服务,产品本身就是存在着服务利益。比如:一个喝水的杯子有个扳儿,这个扳儿不是消费者要买杯子的利益,而是一个服务利益,产品有个精美的包装,这个包装也是服务利益。女人也一样,它需要这些产品核心利益以外的利益增加产品的内涵和品质。所以,女人要美容,女人要化妆,女人还要穿漂亮的衣服。而这些东西可以增加产品的价值,有了这些价值就不愁产品卖不出去,我们常说的一句话成语“待价而沽”就非常贴切的体现出这一点。  



  男人和女人作为产品贩卖的时候,行为是有区别的,而作为品牌贩卖的时候还会有很大的不同。男人的品牌也是后天形成的,但它是陪伴着产品一起成长起来的,并在产品概念的基础上形成的一个品牌概念。比如:一个男人有很好的修养,有一个很好的学历,很好的事业,这些都是这个男人在产品基础上培养出来,而不是产品以外的卖点。女人的品牌则是品德和修养,俗话说:“女子无才便是德”。   







 品牌是情感的尤物  



  男人希望女人越简单越好,女人希望男人越成熟越好,简单的可以看明白,成熟的可以依赖,这就是产品和品牌的关系。  

  对于任何一个产品来说,只要顺应时代的变化,进行适当的改变就可以满足时代的需求标准,对于一个品牌来说,难度就非常大了。因为产品是可以看明白的,而品牌是看不出来的,比如:两个人,一男,一女在一个荒岛上,双方看到的只是产品,而当走入繁华的都市,接受的信息多了,产品的选择会更多,品牌的选择也会更多,而产品的选择是实实在在的,而品牌是心灵欲望的体现,这个欲望是没有标准的,也是说不清楚的。  


  有一个洋酒的广告画面是一个60岁的老者,风度翩翩,很有大公司总裁的风范,旁边有一个非常漂亮女模特陪伴着喝酒。广告诉求是:“不得不承认,人生实在不公平”它这个理说的话其实看对谁起作用,对女人来说,不会感到不公平,对男人来说也不是所有的人觉着不公平,而只有30岁左右的觉着不公平。原因是这个漂亮的女模特原本属于他们这个年龄的对应群体,而这个时候却跑到另外一个群体上去了,所以觉着不公平。这就是我上面谈的叫品牌错位。而这种错位造成了30岁男性的情感嫉妒,这种嫉妒无法发泄,造成两种结果,要么奋发图强,使自己变成总裁,但这个时间比较漫长。要么喝这个酒,把自己装饰成品牌。这就是我们常说的情感制造。  



  情感制造都要把自己制造成总裁太不现实了,因为那毕竟是少数人的专利,而其他情感的制造也许相对要简单的多,这就是如何定位自己的问题,因为女性的品牌需求是多样的,欲望的源泉也是多样的,情感的凝结方式更是多样的。所以,男士要根据自身的产品条件塑造自身的品牌,要根据自己的所有资源条件去凝结符合时代特性的情感,去对应自己的群体。  

  品牌并不高尚  



  很多人为了品牌牺牲了很多实实在在的利益,得到的品牌只是一种虚荣心的满足,人就是这样的奇怪,每个人都需要这样的虚荣,人在一生当中的所有幸福和心灵的满足都有关系。而这种心灵的满足其实是虚伪的。我认识一位朋友,她有一个大学的初恋情人,分手已经有17年了,一个偶然的机会,知道这个人现在和她在一个城市里工作,于是想方设法找到这个初恋情人的电话,相约在一个咖啡馆见面。在见面之前的17年中,她的脑海中经常会浮现两个人以前的浪漫故事和这个恋人的音容笑貌。但是,当她怀揣着这些记忆见面时,让他大失所望的是这个男人的形象和她脑海中经常出现的情景相去甚远,她所有的梦都碎了。  

  

  
  男人女人的价值观  

  男人的品牌塑造的叫品牌价值塑造,女人的品牌塑造叫品牌卖相塑造,也就是说,女人只有对男人仔细的观察和了解才能体会出男人的品牌价值,是理性分析之后接受的,而男人看待女人的品牌是感性的,是靠感觉接受的。女人永远都在比较和分析,男人感觉好了就会冲动。所以,当一个女人过于理性就永远在比较,就永远结不成婚。而男人过于冲动之后,就永远后悔,就永远认为自己是为了社会责任才维持婚姻。  

  男人希望女人感性接受自己,因为理性接受对男人的压力太大了,尤其是现在这个社会。女人希望男人理性的接受自己,因为这个社会男人太关注产品而忽视品牌。一些女人因为产品不行而塑造自身的品牌,但当品牌成功之后才发现,其实男人更关注产品,而不关注品牌。一些产品不错的同时品牌也不错的女士,由于其自身的品牌价值的提升,让男人的品牌价值无法显现,这个时候如果男人的产品利益也不行,就无法形成一种需求结果。  



  现在都在讲2/8原则,女人二十,男人八十,二十是产品,八十是品牌。有个名人作了个榜样,给中国的很多男人带来了希望,但大多数男人没等到品牌成功就已经释怀了,对产品的需求已经没有欲望了。所以,很多年轻的男士不是在塑造自身的品牌,而是在推广自己的认知结果,很多女士也怕自身的产品失去光辉,而急于推销自己的产品,现今出现的很多浮躁现象就是例证。女性选美实际上是在评估产品价值,而男性的品牌价值通过社会的认同已经得到了体现。  

  产品和品牌是有定位的  

  产品和品牌是给谁的?不是随便什么人都给。女人定位自己这个产品需要有一个参考对象,知道对方需要产品的品质和产品的特点是什么,目的是为了这些定位去修饰和改变产品。男人也要知道目标客户需要的是什么样的品牌,也要为了这个品牌去塑造和完善。  

  产品定位出来并进行表现得时候非常明确,所有的人都能看到,而品牌则不同,品牌是需要了解的,不了解就无法知道谁是需要的品牌。所以,女人是简单的,而男人相对要复杂一些。因为产品不能够欺骗,是肉眼可以看到的,而品牌是需要了解的,而了解的途径充满着谎言,加之女性接受男性时的感性化成份,就使得更多的男性愿意用谎言制造品牌好感。  



  最近看到一些男性炒作爱情宣言,对没有结婚的女友制造浪漫,什么地铁挂标语,公园用玫瑰摆放爱心图案等都属于制造品牌认同的一部分,而这里面充斥着不确定的谎言,因为没有发生的未来是永远不确定的。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原因很简单,就是这些男性的品牌没有被女性完全确认,而男性用未来不确定的定位给女性一个安慰,而最容易打动女性的就是情感。俗话说:“二十岁的男人是期货”,也就是女性要用“青春赌明天的”未来,所以,给一个赌的理由是很正常的事。 

 

  所谓定位不是如何确定自己,而是为了对方去定自己的位,由于对方的产品条件或者品牌条件去定自己的位。比如:一个男士在一个非常漂亮且很有修养的女士面前说话的时候也会变得谨慎和小心,而且比平时看起来更有修养。如果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女性出现,这个男士也会说话无所顾忌的。这就是因为对方的产品或者品牌条件改变了你的定位和所有的营销方式。如果对方是你心仪已久的偶像,你的说话是一种方式,如果对方是你认为可以成为终身伴侣的人,你的行为及举止也会随之改变。所以说,定位是因为对方而定,在营销中我们管他叫信息对等。  



  在今天的社会当中,女人的产品和男人的品牌可以达成信息的对等,如果一个女人产品不够,而品牌分量增加,男人的品牌不够而产品分量增加也可以达成信息对等。但现实是,男人的品牌面对的群体是一个非常宽广的群体,而女人的产品面对的群体非常狭窄。在营销行为当中,品牌是有确定群体的,这个群体是不能转移的,比如:周杰伦这个歌星包装出来是给12-18岁群体的,他的定位和所有的行为举止都是为了迎合这个群体的喜好,超出这个群体对其产生好感说明这个人不成熟或者有毛病,而F4这个产品包装出来就有所不同,因为F4的产品力大于品牌力,这四个哥么儿长的如花似玉,而包装中的品牌内涵又不够,造成喜欢他们的人群很大,也就是说对于产品来说,群体可以扩充,而对于品牌来说定位非常明确。但现实社会中,很多二十岁的年轻女子,非要喜欢40岁成熟的男士,超越了她们所对应的群体情感,就好比现在有一个面对儿童的“米奇妙”的品牌,非要面对男士做一个超越群体的西装产品,这个产品也许非常好,但品牌已经错位了。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原因就是当时她的品牌定位和现在的品牌定位已经不是在一个定位标准上了,而那个初恋情人的品牌没有随着她的定位改变。另外一个原因是,以前他的品牌不真实的情况由于她的年轻没有看到,而随着自身的成熟,对品牌的认识有了很大的提升,看到了他品牌虚假的一面。  



  我们在商场购买一个衬衫,价值1000元,这个产品顶多值50元,其余的都是品牌价值,也就是说,品牌值950元。我们会情感上首先接受这950元,然后我们很仔细的去挑着50元产品的毛病。50元实实在在的摆在我们面前,而情感的950元不是我们真正的利益需要,而是为了满足虚荣和心灵结果。所以,在制造这种看不见的结果的过程中,到底有多少可以说得清楚的虚幻过程?  

  两个人谈恋爱,产品是骗不了人的,而品牌往往充斥着欺骗,如果一个男人不会花言巧语,他的品牌一定大打折扣,而那些花言巧语的男人得到的更多的是品牌识别和品牌认知,当他们结婚之后,往往又会为他们的品牌好感的缺乏付出代价。但社会就是这样的残酷,往往会作广告的比不会作广告的盈利更多。  



  我不是有意贬低品牌,我非常认同品牌的作用,我只是觉着,现在对品牌的保护大于对产品的保护,比如说,结婚之后是保护品牌,也就是保护情感不被破坏,但没有保护产品不被破坏。如果是虚伪的情感也是要保护不被破坏。现实营销行为当中,假冒伪劣属于第三者,容易抢夺消费者情感,可以制裁。但通过欺骗、公关等各类手段得到认同的品牌其实根本没有消费者情感基础的,如果保护其实就是对产品的不公平。  

  人是有思想的高级动物,只有了解人才能知道如何做产品,如何作品牌。如果一个人只会表现自己,而不会对应别人的情感去做,这个人在现今社会也是一个蠢才。但在营销界、广告界确实存在很多这样的人,商人永远不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只有艺术家才知道表现自己。我在这里说了很多关于人的话题,也不都是说自己认为对的。但这个话题太大,有机会我还想说说中国各地的情感需求和文化之间的关系,说说中国老字号品牌的再婚问题。  

分享到:

上一篇:朵彩彩棉广告促销策略

下一篇:男人是衣服,衣服是手足

评论 (3条) 发表评论

  • retery (游客) : 说的挺不错的,分析也比较透彻!支持,希望你以后又更好的作品奉献给大家。

    2009-08-14 20:15

发表评论
验证码